这几个安徽造车大佬,赚走了你买车的钱

“这是老乡···我们老乡跟老乡···”

“我们是一家人”。

今年4月底的北京车展上,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和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在互访展台时,用安徽话寒暄。

王传福是安徽无为人,而尹同跃是安徽巢湖人,两人的老家相距也就大约200公里。

但在安徽,因为汽车而出名的不仅仅只有他俩。

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,华为常务董事、终端BG董事长、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,江淮汽车董事长项兴初,哪吒汽车董事长方运舟,等等,都是安徽人。

如果再往前梳理,包括出任过一汽集团董事长的耿昭杰和徐平,原奇瑞董事长詹夏来,江淮董事长左延安等,也都是安徽人。

而且安徽人造车的特点还在于,在传统汽车时代,他们就具有相当的话语权,比如两个安徽人执掌一汽,包括奇瑞和江淮,也都是叫得响的品牌。

当汽车产业发生变革,安徽人同样没能错过。

王传福带领的比亚迪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,李斌的蔚来汽车成为“造车新势力”的代表,余承东则推动华为智能汽车业务,正在成为帮助传统汽车转型的“中国博世”。

这让王传福、李斌和余承东等人,在汽车领域的电气化转型中,殊途同归。

中国汽车产业版图由此出现了“安徽现象”。

2023年,安徽省汽车产量达249.1万台,仅次于广东排在全国第二。

安徽在2019年的汽车产量仅排在全国第14,不到5年就冲到全国亚军,可能跟其强悍的“招商”能力密切相关。

李斌化身合肥招商专员

“李斌在合肥市政府的工资甚至要高于在蔚来的工资”。

在去年底的蔚来制造开放日,蔚来总裁秦力洪开玩笑称,蔚来创始人李斌已经是合肥市的“高级招商专员”。

李斌做招商后,效果立竿见影,已经有四五十家公司落地合肥。

据称比亚迪落地合肥的项目,也跟李斌向王传福大力推荐有关。

李斌被称为中国的“出行教父”,在投资圈、产业圈拥有极为广泛的人脉资源,他发动自己的关系为合肥拉来汽车、能源产业链企业落地,很多都有据可查。

比如二手车电商公司优信,也在最近几年落地合肥。

优信创始人戴琨,是前易车副总裁,而2000年创立的易车堪称李斌最为成功,也是最为重要的创业项目之一。

就在最近几年,李斌的蔚来资本还在向优信注资。

另外,像蔚来资本投资的核聚变研发商Neo Fusion,同样放在合肥。

合肥由此几乎成为蔚来大本营。

李斌对合肥情有独钟的原因也众所周知——2020年初,在跑遍全国18个城市之后,只有合肥没有忽悠他,并拿出70亿元战略投资,帮助蔚来渡过难关。

基本上从那时开始,安徽的汽车产量开始迅速崛起。

现在安徽聚集了7个整车企业,分别是比亚迪、奇瑞、大众、蔚来、江淮、长安、汉马,同时规上零部件企业也超过了1100家,类似于国轩高科、中创新航这样的动力电池巨头,以及伯特利、中鼎集团等配套企业也纷纷落户安徽。

如果说传统汽车时代,安徽还比不了上海、广东、重庆、吉林等知名汽车产业聚集区的话,现在安徽已经发誓要当新能源时代的头牌。

仅从产量排名上看,排在安徽前面的只剩下广东。

引入蔚来,安徽赚大了

“我们跑出来了,但跑的披头散发”。

这是2019年5月份,在传出北京亦庄国投要投资蔚来100亿元人民币的消息后,李斌对前来求证相关投资消息的员工说的话。

知情人士称,李斌当时为了拉投资,忙得团团转。

“昨天(5月28日)李斌在合肥参加了ES6下线仪式,然后赶到上海参加投资人沟通会议,开完会又搭飞机连夜飞回北京”,该人士称,回到北京后李斌才有空吃了一碗面。

但很遗憾,像其他16个拒绝李斌的城市一样,这桩生意最终也没做成。

只有合肥最终愿意掏钱。

而为了能够抓住这一波新能源汽车浪潮,合肥的政策布局快得超乎想象。

2020年11月,合肥发布了《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》。

合肥和蔚来签约时,后者的股价最低只有每股2美元多,到11月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意见时,股价最高冲到了57美元上方。

合肥赚了多少钱,外界不得而知,但在布局新能源产业方面,肯定有钱花了。

但重要的一点还在于服务。

滑板底盘研发商“悠跑科技”创始人李鹏曾经表示,“公司总部落户合肥肥西,从谈判开始一直到落户,总共就吃了两顿盒饭”。

他认为合肥这个城市,“就像一个创业公司”。

“你把自己的技术跟合肥一说,对方马上就会帮你对接(需要这种技术的)公司”。

在他看来,合肥的“服务”,还体现在从上到下的政府官员,都对产业链有很深刻的理解,而且“模式”先进。

李鹏认为,合肥模式已经不再是基于某一个人的个人能力,而是一个体系化的、流程化的体制。

这种模式的优势之一,在于“产业、资本、产投和政府招商部门,能实现良性互动”。

他称,这让交易成本更低,所以悠跑把总部落在肥西。

李鹏的说法,也能从公开资料获得证实。

合肥建投董事长李宏卓,曾在央视节目中透露了投资蔚来的过程。

他称,合肥在投资蔚来时,四条战线同步推进:组织专业团队,研判蔚来的技术、供应链和市场;关注国家政策导向;委托专业机构做尽职调查;跟蔚来进行严谨商务谈判。

现在这种策略成功了。

但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做出别人做不了的判断,还跟安徽的产业基础,以及亟待面临的产业转型有关。

换句话说,合肥以及安徽一直都在寻找汽车产业升级的机会,而蔚来正好成为一个抓手。

安徽人造车有基础

1968年,江淮汽车厂造出了一台小货车,这是安徽汽车工业的肇始。

后来经过数十年的曲折发展后,又有了奇瑞。

拥有江淮和奇瑞,相当于分别布局了商用车和乘用车,安徽在全国汽车工业版图上,也算有此一号。

但这种体量,无法跟上海、广东、吉林,以及重庆这样的汽车重镇相比。

不过安徽一直很想干,也很敢干。

当新能源汽车为中国汽车产业提供了一个“换道超车”的机会时,安徽也想抓住这个机会,把自己变成新能源汽车之都。

所以安徽在布局新能源方面,动手不算晚。

比如在2017年底,江淮汽车就和大众合作,成立了“江淮大众”。

当时的策略很清楚,安徽方面想通过和大众合作,融入后者的电动车规划,实现产业升级。

但该项目进展略显缓慢。

直到2020年底,大众方面获得了合资公司多数股权(75%),项目才开始加速推进。

愿意把50:50的股权让出25%,公司名字也改成“大众安徽”,表明安徽在转型方面,颇有勇气。

但总体而言,安徽汽车产业基本属于传统燃油车时代的延续,竞争力不高。

这也导致安徽汽车产业在全国的份额占比有所下降。

2019年,这一数据仅为3%。

在上海落地特斯拉,并以此树立了标杆项目之后,安徽也需要一个类似的“链主”企业,把新能源产业撬起来。

陷入困境的蔚来,显然是一个理想之选。

所以双方一拍即合。

当然,人才也是关键。

安徽有一个合肥工业大学,其汽车系在国内颇具影响力,为汽车产业培养了不少人才。

原东风汽车公司党委书记,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、党组书记苗圩,原江淮汽车董事长左延安,奇瑞董事长尹同跃,以及哪吒汽车董事长方运舟和CEO张勇,均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。

安徽人造车,都不想做第二

安徽的汽车产业发展速度堪称惊人。

2019年,汽车产量排名第14,2022年成为全国第7。

到了2023年,又变成了全国第2(产量 249 万台,同比增幅48.1%),汽车产业年产值达 1.15 万亿元。

同年,以王传福、尹同跃、项兴初、方运舟、余承东带领的相关车企,一共卖出了超过570万台新车,在中国全部汽车销量占到了接近两成。

在这波新能源推动的汽车产业格局变革中,安徽从燃油车时代排名中游,一跃成为全国头部,堪称最大的受益者之一。

汽车由此成为安徽的“首位产业”。

在今年北京车展上,破天荒头一次召开了一个“安徽主题日”活动,包括王传福、李斌、尹同跃在内的大约160人参加。

李斌也通过社交媒体提出了一个问题:安徽汽车产量什么时候翻一番,达到500万台?

王传福、尹同跃、项兴初均认为,大约3年也就是2027年有望实现。

不过即便是500万台,也依然无法匹敌广东2023年的产量(519.19万台)。

而且3年后,广东也不会止步不前。

但这帮汽车“淮军”未达目标也很难停下来,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自己有望成为行业头牌的时候。

比如燃油车时代,奇瑞做过多年的自主品牌第一。

余承东也曾表示,他做任何领域都追求第一,绝不接受第二。

而王传福更是在2007年就表示,他手上有冲击汽车业的“核武器”——比如电机等电气化技术,所以比亚迪要在2015年(新能源)产销量中国第一、2025年成为全球第一。

2015年的目标节点,他错失了。

但2025年的节点,他提前两年实现了。

THE END

免责声明:
本篇【这几个安徽造车大佬,赚走了你买车的钱】,链接:http://rd.nbxacz.com/cjkx/17188.html,整理收集自互联网,与新奥热点无关。文章中所陈述的文字、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站不对文中全部或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做出任何保证或承诺。仅供读者参考,相关内容请自行核实。